聚焦本社

Focus Society

订阅西部电子杂志 感受最美景点

立即订阅

订阅西部电子杂志 感受最美景点

花海 印象俄木塘

日期:2015-08-04  作者:邓崇刚  

  初识俄木塘,源自摄友间的一个传说。

  “俄木塘有个花海,大概有几千亩吧,说不准!”

  “不止吧,好像有一万亩。”

  “据说有三万亩哦!”

  拍摄的动力源自永不枯竭的好奇心。传说的数字让我和摄友们有了寻找的念想,啧啧赞美之词扰乱了我们的心思——非与花海来一次约会不可。正值端午,带上行头,出发吧!

草原之花   摄影/邓崇刚

  踏上约会花海的路

  从成都出发,经都江堰,走都汶高速到映秀,接着走213国道到汶川,然后向左去往理县方向,再经过理县,过米亚罗、刷经寺,到达位于红原县和黑水县交叉处的壤口乡。到壤口乡岔口后,继续往红原县方向直行,大约十几公里后,过一座桥,“草原花海”的指示牌赫然展现在眼前。可那若大四个字并不能够满足我们的想象和期望,于是我们继续寻找。我们的车右转进入土路,这条路就通往俄木塘花海。

  沿着土路前行,路况不是太好,但行驶还算顺利,只需开慢一点。途中经过牧民的房子,掠过很多小型牧场,跨过几座小桥,一路上已经能够看到很多小块花草地,但都没能让我感觉到有千亩、万亩的气势。大家一路嘀咕着,一边指点着,渴望自己立即扑进花海,而眼前的景致显然不能让大家兴致勃勃。赴约的心情常常忐忑不安,传说的花海又是如此神秘,再美的路边野花也勾不起路人采摘的欲望。耐心点,继续走。一路颠簸,在视线起伏的瞬间,时光仿佛凝固起来,并且渐渐地退回到远古时代,远处点点黑影,若隐若现,是牦牛?正是牦牛。视线所及处已经到达遥远的天边,而眼前呢?早已是一片花海。

  不知不觉中,汽车在茫茫草原上已经显得那样微乎其微。万亩草原花海,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漫无边际,她把一切进入草原的人或物变得渺小。人在花海,第一个念想不是坐在花毯上聊浪漫的事,而是想一直走,一直走,妄想着用自己的双腿去丈量那一片绵延到天际却又无穷无尽的辽阔与壮观,然后才能觉得人依然是伟大的。漫步花间,稍稍抬头,就能望见湛蓝天空上抹来抹去的白云,她是跟着我奔跑的披着白纱的优雅女子,我到哪里,她追随到哪里。慢慢地,你会放慢脚步,凝固的时光开始流动起来,而时间已经被染成了彩色,在你身边缓缓流淌。这时候,你才会发现,岁月和季节让草原这样一个刚健的汉子,滋生了无比绵绵的柔情。

空降花海   摄影/邓崇刚

  徜徉在五彩缤纷的花海里

  俄木塘,到处都是迷人的小花,黄色的、紫色的、白瓣黄蕊的、紫瓣黄蕊的,细细密密,错落有致。我们把相机放在草丛里,就会看到可爱的野花棵棵挺拔,如同端庄的女子,在雨巷撑着轻灵的伞,娇媚地和蓝天白云对话。蹲在草丛看花海,那只是一条彩线,微风拂过,线条轻浮,春天就在阳光下翩翩起舞。把相机举起,眯眼看近处,尚能分辨两种主色调构成的花块——绿色基调下的黄色和紫色,可是在远处,早已经说不清是怎样的颜色了。大自然造化了一块巨大的调色板,也许只有大地和天空才知道这份美丽的真谛。

花海人家   摄影/邓崇刚

  这是一片幸运的花海。幸运在于她的自然生长,是草原上的牧民让这片原始花海得以生生不息。宽阔而美丽的大草原难得见到如此密集而动人的野花,野花自然会影响牧草的生长。因此,聪明的红原人没有让花期保持更长,最佳观赏花期仅为6月中旬至7月初,这反而让人们生发出更加浓厚的期待与向往。每到7月上旬,牧民们的牛羊就要入驻花海,漫山遍野的牦牛会把所有的彩色重新调和成绿色。尽管到时候野花变得零乱不堪,万亩花海也会荡然无存,但是犹如凤凰涅槃,来年的野花依然开得鲜艳、强劲,又是一个枝繁叶茂的大花海,真是“牦牛踏不尽,春风吹又生”啊!

  这是一片幸福的花海,幸福在于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牧民们总会想到两全其美的办法,既能让牛羊吃到质优的牧草,又能让人们欣赏花海美景。春天来临之时,野花渐次开放。花儿繁盛的季节,好客的牧民会等待着和你一起看草原。

  白天,人们可以安逸地坐在鲜花织成的地毯上,聊聊浪漫的事。你看,花地毯上的人们悠闲自在,喃喃细语;空旷辽远的天上变幻着不同层次的蓝色,它是自然调制的色彩,如浅蓝、深蓝、湛蓝……最纯净的蓝色是如今诸多城市梦寐以求的渴望,而在这里却是再普通不过的色调,碧空下就是一个天然大氧吧。游客们把车辆停得远远的,像是停在天边。这样优雅的环境,还有谁敢去扰乱她、污染她?空气是纯净的,草原是安静的,雏菊是清香的。坐在草丛中,大可“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就这样坐着、聊着、望着……像是在童话世界,又像是回到了童年。小时候,快乐很简单;长大了,简单很快乐。草原花海让你我洗尽铅华,心如止水!不过,小伙子们仍然做着草原雄鹰的梦。远处,蔚蓝色天空下竟有几片七彩云瓣飘然而至,原来是空中飞人驾着滑翔伞轻轻飘移过来。在草原花海上滑翔的感觉一定和雄鹰展翅一样,特别美,特别有一种从天而降的征服感,却又带着投入大地怀抱的企盼。只可惜自己年龄有点大,没胆量去体验一把。

如此美景怎能入眠   摄影/邓崇刚

  傍晚是草原最美的时段,“剩云残日弄阴晴。晚山明。小溪横。枝上绵蛮,休作断肠声。”这里只有辛弃疾词中描绘的景致,却丝毫不见当年的忧伤。阳光已经收敛,炼成的火烧云慢慢聚集起来挂在了天边,远山缠上一条金丝线,花海则泛起一片红晕,连空气都被印成橙红色。在草地的边缘,支着一些帐篷,星星点点,大的如蒙古包,有牧民自己住的,也有为客人们服务的;小的都是游客自己带来野营的。无论哪一种,每一位来到花海的人都能享受一份初夏草原的惬意与祥和。“细数落花因坐久,缓寻芳草得归迟。”夜幕降临,花海渐渐“黯然失色”,周围已归于沉寂。徜徉花海的客人们回到营帐,点上油灯,享受美味,悉数星星。“星垂平野阔”,深邃碧空开始勾画星轨银河的美图;“星河欲转千帆舞”,与宁静的花海遥相呼应。此时此刻,面向广袤的花海,许诺星语心愿,不由自主地想做一回刘禹锡笔下的鹤,想要“星星仙语人听尽,却向五云翻翅飞”啊!

篝火与银河的对话   摄影/邓崇刚

  清晨,“天接云涛连晓雾”,轻纱薄雾如拂尘一般滑过花海边缘的山脚,如同新娘的头纱从小伙子的面前飘扬而过。这又是一个新的开始。如今,越来越多的新人选择在这里拍婚纱照,越来越多的摄影师在这里构图拍片,大家的愿望就跟这草原花海一样简简单单,把美丽留在心间。

生命的述说   摄影/邓崇刚

  花是草原的精灵,是时光的情人,无论岁月如何变幻,无论牛羊怎样无情,春天来了,花,依然盛开在红原;花,依然汇成一片海。草原花海已不再是传说,网友们称之为“中国之普罗斯旺”,如果说成长的灵魂不知道生存的意义,那么流逝的岁月终将给轮回一个坚实而美丽的定义。花海,对于一个周围坐落着佛寺与白塔的草原来说,轮回就是恒久不变的法则。

  有一首名为《花海》的歌是如此动人心弦:

  有一份珍爱,像花海一般灿烂

  它不因为季节的交换遗忘了色彩

  有一份真爱,像花海一般美丽盛开

  美得让回忆离不开

  我的心仍然有一片蔚蓝,就算我们分开

  那里阳光还是很温暖

  你的爱像微风亲吻着我,让花瓣摇摆

  我没有忘记

  让爱绽放的是你

  你是我的最爱

  如果你对花海仰慕已久,那就记住她的名字——俄木塘。(来源:《中国西部》杂志2015年7月第3期   文·图/ 邓崇刚)


寻找
视频
推荐文章

微信公众平台
搜“中国西部”或扫描二维码下载

微信公众平台

微博公众平台
搜“中国西部”或扫描二维码下载

微博公众平台